6.0

2022-09-02发布:

婷婷五月色综合狠色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16

精彩内容:

【十六、品玉大會】

    韓菲兒狂飙演技,成功騙過教主,走出浣雪閣,只覺得身上一片輕鬆,卻又

    感到時間緊迫。

    「教主今天居然對我用上了控心之術,怕是突破瓶頸之日在即,留給我的時

    間不多了。」韓菲兒看了一眼蓋在袖子下的手環,「五天之後就是一年一次的品

    玉大會,到時候正是時機。得找個機會跟主人聯繫一下。」

    行走間,又路過研梅堂的院落,只見兩個人一前一後,擡著一個鋪著錦緞的

    籮筐出來,裏面躺著一名四肢具無,面色蒼白的女子。

    「又是一個被做成肉枕的可憐姑娘。」韓菲兒掃了一眼,只見籮筐內的女子

    斷肢處裹著厚厚的繃帶,血迹滲出。那女孩雙目緊閉,但面容清麗,氣質高潔,

    並非隨處可見的庸脂俗粉。韓菲兒暗暗詫異,如此資質的女子極少被做成肉枕,

    而且,怎幺看起來好像在哪裏見過?

    韓菲兒駐足,看見後面跟過來一個微微駝背的矮小老者:「劉堂主。」

    老者擡起渾濁的眼睛,拱手行禮:「原來是聖女大人。聖女大人回歸總壇,

    小老兒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劉堂主說笑了。菲兒一介晚輩,怎敢讓劉堂主相迎?」客氣話說完,韓菲

    兒轉而問道:「這新做成的肉枕是何身份,看起來似乎有些來曆。」

    「聖女大人慧眼如炬。此女名月冷鸢,乃北周上柱國將軍的孫女,新任鎮南

    將軍月芸晖的親侄女,被請來教中已一月有余。」

    「月冷鸢?那個北周雙璧之一?」難怪這幺眼熟!韓菲兒之前負責各處女子

    的蒐羅,天下有名的美女,基本都見過畫像。也正因如此,她始終對教內的女奴

    心懷愧疚,所以才不惜冒險返回,希望能救出一些。

    「正是此女。」

    韓菲兒面色一寒:「月家是北週一等武勛世家,月卿志又是上柱國將軍,月

    冷鸢更是武功出衆,又領兵多年,連北周皇帝都讚譽有加,你們將這樣的女子抓

    來,做成肉枕,不怕爲聖教招來大禍幺?」

    「聖女息怒。這月冷鸢之事,並非是聖教主動所爲。」劉老叁笑吟吟地,慢

    條斯理地把月冷鸢如何被擒、月芸晖如何算計之事娓娓道來,聽得韓菲兒又驚又

    怒。

    「這月芸晖真是禽獸不如!」韓菲兒心中暗罵,但臉上卻是一副「原來如此」

    的樣子:「月卿志竟已去世,難怪那月芸晖忍不住動手了。此事對聖教利遠大于

    弊,劉堂主辛苦了。」

    「嘿嘿,都是教主謀劃得當,小老兒不敢居功。五日之後聖教『品玉大會』

    時,會將調教好的『玉壺肉枕』交與月將軍,如此極品的肉枕性奴,聖教之中也

    不多見,聖女可往一觀。小老兒尚有要事,還請聖女恕罪。」劉老叁再次拱手,

    作勢告辭。

    「劉堂主請忙。」韓菲兒側身讓開,劉老叁背著雙手,駝著背顫巍巍地走了。

    「品玉大會」是合歡派一年一次的盛會,說白了就是一場大型的性奴拍賣會。

    屆時北周南吳,各方貴人,或明目張膽,或遮遮掩掩地來到合歡派總壇,挑選中

    意的性奴。這也是合歡派交好各方,鞏固根基的一個重要方式,因此每年「品玉

    大會」,都被合歡派視作頭等大事,不敢絲毫馬虎。往年的「品玉大會」,韓菲

    兒都會找藉口避開,眼不見心不煩,但是今年韓菲兒特意留下來,就是要製造混

    亂,趁機救出些無辜女子,日後覆滅合歡派時,也少造些殺孽。

    「用主人的話說,就是要『搞事情』。」韓菲兒走進自己多年不住的房間,

    挽起袖子,露出手環,心中想道。

    韓菲兒四處查看一番,確定無人窺視,點擊手環,眼前立刻出現一片投影。

    只見李大海正抱著歡歡,狠狠地乾著小母狗的子宮,肉棒抽插之間,帶出一股股

    淫液。歡歡攤開短短的四肢趴在床上,尾巴軟軟地耷拉著,被李大海乾的一聳一

    聳,小嘴微張,一副爽翻了的樣子。

    韓菲兒看著眼前的動作片直播,面色微紅,嚥了口唾沫,雙腿摩擦,只覺得

    小穴又變得濕滑起來。但她好歹沒忘記正事,輕聲道:「主人。」

    對面的李大海聽到聲音,「咦」了一聲,轉過頭來,「哦,是大奶菲啊,這

    幺快就有事找我了?」說話間胯下抽插不停,隔著投影,都能聽到操幹子宮咕叽

    咕叽的聲音。

    韓菲兒強行把注意從主人的肉棒上面挪開:「是的。五天之後合歡派會舉行

    品玉大會,菲奴想到時候趁機行動,還請主人幫忙。」

    「品玉大會是什幺?」李大海狠狠地幹了歡歡幾下,在子宮裏射出精液。

    韓菲兒羨慕地看著被幹到高潮的歡歡,爲李大海講解了一番。

    「哦,原來是性奴拍賣會啊。到時候會很熱鬧咯?」

    「是的,南北兩朝許多貴人都會來。」韓菲兒看著投影中的歡歡爬起來轉過

    身子,用小嘴爲李大海清理起肉棒。

    「那好啊,我最喜歡湊熱鬧了。到時候我也去見識見識。」李大海按著歡歡

    的小腦袋,享受著小母狗的口舌侍奉。

    「另外……菲奴剛剛還見到了一個人,不知道歡歡妹妹是否認識。」韓菲兒

    猶豫著道。

    歡歡聽到自己名字,含著肉棒,疑惑地轉過頭來。

    「北周上柱國將軍的孫女月冷鸢,被抓到合歡派了。」

    歡歡一聽,立刻吐出肉棒,睜大眼睛叫道:「月姐姐!她武功那幺高,怎幺

    會被抓到那裏去!」

    「就是送你過北周國境的那個女將軍?」李大海問道,歡歡重重點頭。其實

    月冷鸢被抓前只是個校尉,遠稱不上什幺「將軍」。
    「原來竟是歡歡妹妹的故人,那可不妙了。」韓菲兒皺眉道。

    「怎幺了?」

    「我見到月冷鸢之時,她已經被研梅堂做成了肉枕。」

    「肉枕是什幺玩意?——等等,不會就是人棍吧?」

    「肉枕就是四肢齊根截去……說起來,確實就是『人棍』呢。」韓菲兒點頭

    道。又把自己聽到的關于月芸晖如何出賣自己侄女一事說了出來。

    「臥槽,世上竟有這種人渣。」李大海抱著歡歡道。

    歡歡也跟著憤憤的點頭,隨即又轉過頭看著李大海,泫然欲滴道:「主人…

    …」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會把你月姐姐救出來的。但是,人棍啊……不知

    道這姑娘被自己親大伯出賣,又被做成肉枕,會不會精神崩潰?」

婷婷五月色综合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