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无码中出不卡视频一区二区【淫魔再世】【完】

精彩内容:

一)序言
  「來、大家快過來,這裏是有名的封神榜中,最殘暴無道的昏君「纣王與妲己」的陵寢,請各位過來看一看,順便自由活動叁十分鍾。」
  (媽的!帶這團行程實在有夠爛,帶著這一群色鬼來這種名聖古迹來遊山玩水實在有負先人,幸好帶他們來這個萬人唾罵的纣王墓來,否則真有負先賢。)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商布纣,大家都叫我叁部奏,是個台灣團的大陸領隊,這次帶了十來個台灣人來大陸尋幽訪勝,遊山玩水,沒想到這群人還真的來遊山(遊乳房山)玩水(玩淫水),一到了大陸就要我帶他們去找雞,幸好有個大陸地陪「小姜」才解決了這群色鬼的欲望,沒想到來到了這個名勝古迹,結果卻無人捧場,個個都帶著個人的雞,全閃到一邊涼快去了,當然我也是第一次到這裏來,(如果不是老板苦苦的求我,我才不會帶這群色鬼來的)反正沒有來過這裏,我便拉著小姜,要他帶我去瞧瞧世上最爛的王者的陵寢,長得什幺德性,于是我便把那群色鬼丟到一邊和小姜進入了所謂的皇家墳墓去了。
  「纣哥、纣哥,快過來這邊,這一座就是纣王的墳墓了,妲己的墓在另一個洞口,纣哥等你參觀完了,我再帶你過去。」經過了小姜的大約簡介,我也沒想到一個皇家陵寢會如此的大,如此的壯觀,(也想不到這樣的爛人也有人爲他建墳墓,中國人做事的確是無法用正常的方式來理解的)參觀完了纣王的墓後,由小姜繼續帶我去妲己的陵寢。
  剛一走到洞口,耳邊卻傳來了不怎幺悅耳的浪叫聲,小姜這年輕人馬上將我拉到一邊去,探頭一望,哇拷!原來是團裏一位姓王的客人,竟然在墓裏打起野炮來了,我一急之下想要沖出去制止,卻被小姜給拉住了,看到小姜一臉渴求的樣子,我了解這種場面對大陸人來說可是一種奇觀(大陸連R片都沒的看),于是我便順了小姜的要求,沒去制止這場丟人的事,讓小姜繼續看下去,我走到一旁休息去,卻沒想到這位王先生所帶的雞,不知是真爽還是做戲,叫的連躲得很遠的我都聽的到這位雞同胞的浪叫聲:
  「啊……我的親親好老公,我快被你幹死了,你的雞巴好大,插得小紅的浪穴爽死了,哎喲……插穿了……妹妹的花心被……被哥哥你的大雞巴插……穿插……爛……哎呀……爽死了……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啊……我的好公喲……」
  這位小紅同志的雞叫聲的確不同凡響,不愧是「老船長」級的人物,當然咱台灣來的「嫖客」王先生也不甘示弱的回應著,如下:
  「好小紅,你的小肉穴兒,夾得哥哥我的雞巴爽透了,哥哥我都快被你夾出精來了,喔!不行誕,快射了,我要射入你的小花心去,好不好呀?我的小親親喲……」
  這位老兄唱作俱佳之後,沒想到這幺快就玩完了,聽得我都想笑,想到更絕的是我們的小紅同志的手腳之快,更是一絕(事後小姜告訴我的)!
  「不行呀!哥哥,你沒帶套了,我勉強讓你闖關,現在你不可以射到我裏面去,把它抽出來體外射精吧!哥哥,我還要做生意,不想那幺快就懷孕呀!」
  小紅話一說完,一抽身,就將王先生的子孫帶給脫離了,說時遲那時快,才一脫離,王先生的億萬子孫全射到了「妲己」的陵寢上去了。坐在一旁的我突然聽到了小姜的一聲驚叫,立即沖往洞口,一看當場傻了眼(因爲我看到了只有電影才看得的到的場面),妲己的陵寢狂風大作,飛沙走石,王先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嚇呆了,可憐的小紅同志卻被石碑緊緊的吸住動彈不得的哀叫著,原本一張嬌豔的臉,如被吸乾帥似得,毫無血色。
  那時的我一看快出人命了,也不顧有沒有危險,沖了過去一把扯開了小紅,但是我卻被吸進了一個毫無止境的空間裏去了……
  (二)貓頭鷹著夢乎?現實乎?
  「郎呀!郎呀!醒來吧!我的王呀!臣妾好想你呀!千年的等待,郎呀!你終于回到臣妾的身邊來了,快醒來吧!我的愛人!」
  我的耳際傳來了一聲聲哀怨的叫喚聲,聽起來令人感到悲傷,但女人如黃莺般的聲音,聽起來又是那幺的扣人心弦。于是我決定睜開我的雙眼,看看是那個如此狠心的男人,讓聲音如此美的女人如此的傷心。
  我勉強的睜開了我的眼睛,但是卻是一片黑暗(當時的我以爲我失明了),就在這個時候,我身上最受不起誘惑也是很容易沖動的地方,突然感覺到被一雙柔軟的雙手緊緊的握住了叁分之一,一陣舒服的感覺剛由心頭湧起之際,卻被另一波更刺激的動作給淹沒了,因爲我感受到我那最容易沖動的東西的頭,被放進了又濕又溫熱的空間,那一陣又一陣的酥麻感刺激著我心頭直哆嗦,如此美的感覺呀!(這不是口交嗎?)我的雞巴正被一個女人放入她的口中吸吮著,(是我在做夢嗎?)我緊緊的閉上了我的眼睛,(我怕張開眼美夢就消失了)好爽,真的好爽,雖然我個人曾自豪的閱人無數(當然是說玩女人這方面),但是從沒享受過如此高招的口交,我的雞巴根部被這雙柔細的手上下套弄著,而我的龜頭又被一道又一道的吸吮著,時吸時咬,又緊又松的舔弄著,多美的感覺呀!正當我沉浸在這美妙的時刻中,耳邊又傳來了這個女人的哀怨聲:
  「郎呀!爲何你還不張開你的眼睛看看臣妾呀!看看這副你會經最愛的胴體呀!」
  這女子話告一段落,我即感到一只纖細修長的手,拉住並擡起我的手往旁邊拉,正當我一陣莫名時,我的手掌傳來了另一個不同的感覺,但是我可以絕對肯定是,那是一個乳房,一個又柔又大,挺拔超凡的乳房(依我個人過去的經驗,這對乳房絕對有超過40吋以上),好刺激啊!我興奮的努力的張開我的眼睛,但是卻依然是一片黑暗,(我終于可以肯定這不是一場夢,但爲什幺我看不到任何一切,然道我真的失明了嗎?)
  正當我又回到沮喪的原點,手頭不經意的加了一點力時,耳邊卻聽到了「唉呀」一聲,原來是我用力抓住這名陌生的女子乳房,使她痛的叫了出來,正當我想開口說抱歉時,女子卻先開了口:
  「郎呀!是不是臣妾服侍你不周,所以你才用力的抓了臣妾一下,對不起!
  我的郎,臣妾會盡心的來讓你快活的,來吧!將你的手探到這裏來吧!這是你最喜愛的小肉穴呀!你摸摸看臣妾爲你濕感一遍了,我的郎呀你摸摸看吧?」
  女子又將我的手拉到她所說的小肉穴處(嘩!真的是又濕又滑的),于是我把我的手指慢慢的插進了這遍濕淋淋的神祕園地,(嘩!好東西!我從未摸過這樣的好東西,濕而不粘,緊雙帶夾,單單是我的手指就被夾的一陣酥麻,如果把我的雞巴插了進去,那、那我不就爽翻了嗎?)我越想就越沖動了起來,我那胯上的丈二金剛更是怒氣騰騰的在示威呐喊著,那名女子好似了解了我的用意,一手抓住了我那碩大的雞巴,又開了口對我說:
  「嘩!好大呀!郎你的龍根比起以前來得更大、更粗壯了,臣妾一定會被你插昏過去的,就讓臣妾用「觀音坐蓮」的姿勢,來讓郎你爽一爽吧!」(好耶!
  不知到是否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報,能讓如此「名器」一夾,少活幾年我也心甘情願。)
  正當我准備好好的爽一爽之際,耳邊又傳來了一群吵雜的聲音,刹那間,所有的快感全部一掃而去,身體卻突然感到極大的痛楚,又聽到一陣又一陣的吵鬧聲,一個外省口音的聲音直襲我的耳膜,只聽這外省口音的人開口說話了:
  「格老子的!老子活了這幺大把的年紀,從沒見過有人被埋在地底一百公尺下,還能有氣兒,這算是頭一遭,乖乖隆的咚!這家夥不但有氣,還蠻有力的,乖乖你們看他的屌比起那馬屌還有過之無爲及呢!可是奇怪呀!他的衣服往那去了,怎幺會光溜溜的被埋在地底下呢?乖乖!」
  我一聽到此人的話後,急忙的張開了眼睛,但在張開的一刹那之際,我的眼睛被一道強光侵襲,不由得我又陷入了昏迷的狀態之中了……
  (叁)前世?今生?
  「我好恨!好怨!我不甘心啊!還我王朝呀!姜子牙!我的今生呀!快過來和我結合成一體吧!過來吧!一起再創新的商氏王朝吧?」
  一個高大威猛,身穿古裝,卻全身是血的男人,出現在我的面前,張著他那蒲掌大的手,不斷的向我揮舞前進著,越來越近,那張可怕的血臉,更是令人看得更恐懼,正當他快接近我之際,我的耳邊突然的響起了小姜的聲音:
  「纣哥、纣哥,你怎幺了,快醒一醒呀!纣哥!」
  就是小姜的這一個叫聲,讓我從這場可怕的夢魇中整個人完全的醒了過來,看到了小姜的那張著急的臉。
  「太好了,纣哥你終于醒過來了,你知道嗎?你已經昏迷了一個星期了,我還以爲你永遠醒不過來了,太好了,實在太好了!」
  看到小姜這幺高興的神情,我這才想起從我居然還活著!正當我想起身與小姜說話時,我才發現我的雙手雙腳全上了石膏無法動彈,我心裏一急,直嚷著叫著小姜:
  「小姜、小姜,我怎幺會這般模樣呢?到底我出了什幺事,爲什幺我全不記得了,小姜快告訴我吧?」
  小姜見我如此的驚慌失措,急忙的告訴我所有的經過,我這才慢慢的想了起來。就在這時,小姜的身後發出的一個語帶愧疚的女人聲音:
  「纣哥!謝謝你舍身救了我,還害了你傷成這個樣子,實在很對不起!」
  我的眼光隨著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看見了一位身穿紅衣的貌美豔麗的女子,(原來是小紅同志啊!看她淚眼雙垂的可憐模樣,看的我心裏怪難受的。)于是我連忙開了口:
  「沒關系的小紅,這是我應該做的,是我帶你們去那個的地方的,我自己也應該負一點責任的,不是嗎?」
  「纣哥!你真是個好人!」小紅話一說完,就整個人撲倒在我的身上輕輕抽泣著,一股女子的幽香,撲進了我的鼻子,被這股幽香的刺激,我的下身竟産生了化學作用,好死不死的小紅的手竟也壓在我的小腹上而觸擊到了我的那個「小頭」,雙方一陣尴尬,小紅急忙的起了身,紅著臉的對我說:
  「纣哥!那我先走了,上次再來看你了!」
  小紅話一說完整個即快速的離去,而在一旁的小姜也被小紅的突然離去,感到一股莫名,但也沒有開口問及。這樣的被小姜侍服了好幾天,也從小姜的口中得知,我的醫療費用竟是那個搞出事的老王支付的,因我人一直昏迷著,小姜就代我幫他們辦好了回台灣的一切手續,讓他們先回國去了,也順便將我發生的事告訴了我的老板,而我住院的所有事宜全都是小紅一人處理的(因老王將錢交給了小紅,幸好小紅這個女孩還蠻有良心,不但讓我自己一個人住高級病房也沒有卷款而逃,否則我就慘了)。但是因我的手腳尚無法動彈,雖然小姜是個男人,但每次讓他處理我的大小號,也讓我覺得不好意思!
  這天我又被可怕的血人給嚇醒了,醒來後突然的感到一陣尿急,于是習慣性的叫著小姜的名字:
  「小姜、小姜,我快尿出來了,快將尿壺拿來呀,我快尿出來了!」
  正當我話一說完,即有一只手將我那條脹的受不了的家夥拉了出來(注解一下,我的家夥每次只要一尿急就會變硬,老習慣了,改不過來的),突然之間我發覺了今天拉我的雞巴的手一只細柔的小手,而不是小姜那一只粗糙的手,但是因爲尿急我也不管叁七二十一了,尿完再說吧!
  沒想到等我尿完後,那只抓住我雞巴的手不但沒有放開,反而上下的套弄著我的雞巴,我一驚的往我的胯下處一瞧,不看還沒關系,一看後我整張臉紅的像個關公似的,因爲抓住我雞巴的人不是別人,而是那位誤觸我的小頭的「小紅同志」!正當我要開說時,小紅先我一步開了口:
  「纣哥,我想你一定很辛苦,看你脹成這個樣子,又無法解決,都是我害你變成這個樣子的,如果你不嫌棄的話,讓我來幫你解決吧!」
  小紅話一說完,即張開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雞巴。(爽啊!實在太爽了,自到了大陸後,我的雞巴一定沒發泄過,再又住了院,根本也沒有機會找雞來發泄一下,這下有人來幫我處理我的下體,何樂而不爲呢?)正當我沉浸在小紅的口交絕技之中,小紅突然停了下來,正當我遲疑之際,一具雪白的胴體出現在我的眼前,哇!好美的身體呀!40幾吋大的乳房垂在我的眼前,小而挺的乳頭正觸碰在我的嘴上,我當然不客氣的一口含谷下去,這時耳邊也響起了小紅的叫聲(多好聽的聲音啊!)接著我感到我那根怒帶金鋼觸碰到了一個豐厚且火熱熱的小丘,緊接著一股說不出的快感夾擊著我的雞巴(哇!好緊的肉穴呀!這下子賺到了),我一邊享受著小紅的服務,一邊拼命的吸吮著小紅那對豐碩的雙乳,耳邊盡情的聽芽著小紅那迷情誘人的淫蕩叫聲:
  「纣哥、纣哥,你的雞巴好大呀!我出道那幺久,還沒被這幺大的雞巴給幹過,哇!好爽呀!爽死我了,哎喲餵,穿進子宮裏去了……啊……死了,纣哥!我快被你操死了啊……喔……哦……不行了不行了……」
  就在這春色無邊,欲火漫延之際,醫院外晴朗無雲的天空,竟一下子遽變,閃起了數道的閃電,這時的商部纣,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雷聲震得失去了知覺,身體也起了奇怪的變化。
  「啊……啊……纣哥,我快沒力氣了,我快死了……喔……哎呀……纣哥,你的雞巴怎幺越脹越大,快把我的小穴給撐開了,哎呀……不行了,好痛呀,纣哥,你怎幺了……啊…不要啊!纣哥,放了我吧,我快被你插死了。哎呀!救命呀!快來人呀!纣哥,你變的好可怕呀!不要啊……」
  (四)附身!
  「哈哈哈!我終于複活了!太好了!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終于讓我找到了我的今生,得以複生人間,哈哈哈!」
  從商布纣口中,響起這道豪氣幹雲的話語,與原來個性和謙的商布纣完全的大不相同。就在這時被蹂躏的快要斷了氣的小紅,也在這時的得以喘一口氣,也趁著這時變了性的商布纣發神經之時,脫離了快被插裂的小穴,逃到一旁快速的穿好衣裳,這才開口對商布纣說:
  「纣哥、纣哥,你到底怎幺了,不要嚇我啊!」
  「閉嘴!大膽賤婢,見了本王,竟敢不下跪參拜,如不是念在你讓本王附身有功,本王早將你淩虐至死了,那還有你說話的時候,對了這裏是什幺地方,又髒又臭的,唉!算了,看你這一臉呆樣本王也問出個所以然來,反正本王也沒有時間再浪費在這肮髒的地方了,本王要去找我的愛妃「妲己」,本王要早日讓她也跟本王一樣重生,哈哈哈!愛妃本王去找你了!」
  變了樣的商布纣話一說完,即穿窗而出,如同一只大鵬般,一下子即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時被變了樣的商布纣嚇的一時失了魂的小紅見商布纣消失了蹤影,這才想起大事不妙,沒想到自己才照顧商布纣的第一天就出了事,于是趕緊打開手提包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小姜,告訴小姜商布纣所發生的事(當然小紅也不敢讓小姜知道自己和商布纣做愛的事),小姜一聽商布纣在醫院失了蹤,立即的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趕緊的趕回醫院了。
  另一方面,被纣王附了身的商布纣(以下就以纣王稱之)一路的飛奔到了自己的淩寢之地,入了洞內,直奔愛妃「妲己」的墓前。來到了「妲己」墓前的纣王,整個人飛撲在「妲己」的石棺上,口中喃喃的念著:
  「愛妃!本王來了,你最愛的纣哥哥來了,本王要去找你了,我的愛妃!」
  就在這時,由纣王的頭上慢慢冒出了一道黑色煙霧,只見這道煙霧慢慢的飄向商布纣被吸入的石碑上的裂縫處鑽了進去了!
  這一方面,到了醫院後的小姜,經過了一番推測之後,猜想被附身後的商布纣會去之處,立即的向院方借了商布纣的台胞證,帶著小紅趕回了自己的家,找其父幫忙。回到家中後的小姜,向其父說明了一切原委之後,其父老姜(以其稱呼代表小姜之父之名),立刻的向小姜取了商布纣的台胞證,在對其八字後,大呼一聲:「糟糕,事情不妙了!」
  小姜見老姜臉色遽變,于是立即追問著老姜發生了什幺大事:「老爸,到底出了什幺事,讓你如此的驚訝!而大叫不妙呢?」
  「兒子呀!我剛剛看了你朋友的八字後,再將你剛說你朋友所出的事連貫一起後,才覺大事不妙了,因你朋友的八字與咱們中國的曆代皇帝裏最殘暴的纣王八字相符,再加上他在纣王墓所出的事來看,他也許真的被纣王給附身了,如果你的朋友在半年內無法擺脫其控制的話,那一代暴君纣王將會再出現在中國,也許中國將會再一次的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也不定。現在目前最重要的是趕快將你朋友尋回,而我這邊立刻起壇作法恭請咱們的老祖先「姜子牙」,請示老祖先該如何處理纣王重生之事。趕快去吧!孩子,快去把你的朋友找回來吧!並將這道老祖先所留下的鎮魂符帶去以備不時之需!」
  小姜聽了老姜的交代後,立即的與小紅趕到醫院,並請醫院派員協助一同前往纣王墓而去。
  鑽入石碑內的黑霧,慢慢的顯現了一個魁梧的身形,原來是威武壯碩的纣王的元靈出現了,這在這時一聲哀怨的女子聲音響了起來:
  「郎呀!你終于來了,想死臣妾了!」
  只見纣王張開了一雙粗壯的臂膀,擁住了飛奔而來的麗人,緊緊的擁著,並開口說:
  「愛妃!本王也好想你,這幺多年來的分離,本王無時不刻的念著你,只怪上天刻意的作弄,雖然你我的墓近在咫尺,但卻無法相見,如果不是我的今生陰錯陽差的來到了我的墓前來,我倆還不知何時才能相逢,別哭了,快擦乾你的淚水,好好的珍惜我們的再次相逢。」
  纣王低下了頭輕吮著妲己的臉頰上的淚珠,由淺到深吻,兩人終于沉浸在熱烈的愛欲之中。纣王緩緩的抱起了妲己,走到了以往兩人過去的愛之床,輕柔的放下了妲己,而這時的妲己立即坐起身來,將纣王身上的龍袍一件件的除下,並侍候纣王躺了下來,一手抓著纣王胯下已怒氣騰騰的龍根,邊含邊吮的癡情的說著:
  「郎呀!臣妾許久未曾承歡胯下,郎的龍根更加的粗壯,讓臣妾愛不釋手,珍愛不已。」妲己話一說完,隨即使出了讓纣王最愛的口技「吹、舔、含、吮」的絕招,決心要讓纣王先好好的爽一次,于是拼命的吞吸著纣王的大龍根。
  而纣王也未閑著,伸出了蒲掌揉搓著妲己的豐臀,食指更是插入了妲己已水患成災的寶穴扣弄著,一邊爽呼呼的怪叫著:
  「愛妃呀!本王愛死你那張小嘴了,吸的本王爽死了,喔!過瘾啊!本王都快被你吸出精來了,喔、喔、喔……」
  聽到了纣王的贊美的妲己,更是搖臀擺首著的賣弄嬌媚,淫蕩的模樣更令纣王欲火狂燒的猛挺著下體,抽插著妲己的小嘴,口中嘟嚷著:
  「愛妃……愛妃……啊……本王出精了喔……爽死本王了……喔……出來了……愛妃用……用勁的吸……啊……本王……本王射……射了……喔……爽死本王了……」
  纣王下身一陣顫抖,千年的精液一骨腦的射進了妲己的口中,妲己也照單全收的吞進了肚裏去了。
  「郎呀!好久未曾嘗到郎的精髓了,讓臣妾好生滿足,活力再現,郎呀!你躺好來,讓臣妾好好的來服侍你,讓你重溫臣妾的螺穴,讓你爽一爽。」(注:螺穴,乃是如田螺般的螺旋,乃至高之寶穴,使插穴著可獲至高的快感。)
  妲己隨即的胯上了纣王的下身,將纣王已射過精但仍硬挺的龍根,對准自己的淫穴坐了下去。
  「啊……好充實的感覺……郎呀!臣妾愛死你的大雞巴……插……插的臣妾的魂都快飛了……啊……啊……爽上天了……郎呀……你……你的大雞巴還是如……如往日般的粗……壯……插著臣妾……妾的小浪穴……爽……爽死了……哎唷……插穿……穿了……臣妾的花心快……快……被皇上你的大肉棍給插穿……穿了……啊……臣妾快……快死了……喔……哦……」
  「我的小美人……愛妃……本王……的…的……雞巴……也…也……被你的小肉穴夾……夾……的又酥……又…麻的爽翻了……我可愛的愛妃呀……本王愛……愛死你的小……小肉穴了……喔……」
  經過了不算的肉膊戰之後,纣王感到自己又將射精,于是擡抱起妲己,以老漢推車之式,狂抽猛入著妲己的肉穴,並叫著:
  「好愛妃……本王快……快射出來……來了……本王愛死你了……你的小肉穴……夾得本……本王爽死了……愛妃呀……我的愛人呀……本王要射精了……喔……喔……」
  「哥呀……我的親哥好皇上……臣妾……臣妾……也快……快被你肏出水來了……皇上……我的親親……一起出來吧……喔……臣妾爽死了……快死了……啊……啊……出來了……啊……」
  一場相隔千年的性愛,終于劃下的休止符,纣王與妲己兩人之間完完全全的沉浸在甜蜜之中……
  (五)還魂!
  「郎!你可知道你的魂魄是如何醒過來的嗎?那可是臣妾花了一番心血,冒著被打散魂魄的危險,才能將你喚醒的,你可知道臣妾是多幺的愛你嗎?爲了愛你,爲了要你還魂,連靈魂都可以舍去的。」妲己嬌中帶怨的緊貼著纣王,呢喃的對纣王說著。
  「愛妃呀!本王也好愛你呀!怎幺舍得讓你再次離去呢?不過你倒是說說,你是怎幺喚醒我的,我只知道在我醒轉之際,一直有聽到你的呼喚聲,但是那時候我還無法脫離被封住的禁制,一直到那些愚蠢的人們破了禁制我才得以脫離,更找到了我的今生,你快說說,你是用了什幺方法讓本王醒過來的,別讓本王心急。」
  「皇上呀!你別急,臣妾這就對你說了,不知道是老天的憐憫,還是因緣巧合,正當我在墓中修練還魂大法第六重之際,正需一股陽氣來幫我打通最後關節時,沒想到就真的從我的墓穴裂縫中滴進了幾至穢的陽精,滴到了我的嘴角邊,使我頓時打通了天靈之穴,讓我可以靈魂出竅的查看外面的情形,沒想到竟看到一對狗男女在我的靈棺上作苟且的事,于是我一氣之下就要將這對狗男女吸入靈寢內要將他們的精氣全吸光,卻沒想到把皇上你的今生給吸了進來,這才能把皇上你給叫醒呢!皇上啊!臣妾能把你叫醒可花了臣妾好大的氣力呢!你要怎幺賞臣妾呢!等一下,還有呢!皇上你知道你可以與你的今生合而爲一,可是臣妾冒著生命危險,上了天庭去惹怒了雷震子,才能在白晝之時閃雷,這才能打開皇上你的今生的天靈,讓皇上你能順利的附身還魂,臣妾爲了皇上,差點就被雷震子給打到了,嗯!皇上,你可得好好的打賞臣妾呀!否則臣妾可不依呀!皇上!」
  妲己話一說完,就鑽入了纣王的懷裏,使勁的對著纣王撒起嬌來了!
  「愛妃!朕知道你的辛苦,只是朕這才剛剛還魂,還無法完全控制我這個今生,現在我靈魂出竅來與你相會,我還不知能不能再進入我的今生的身體裏去,我的愛妃呀!等會你可得再幫幫朕的忙呀!」
  「皇上!你別擔心,臣妾當然會讓皇上你附身回你的今生的身體裏面去,但是皇上你要完全的控制你的今生,可得花上一些時間去習慣你的今生,當然皇上你還得跟五個不同個性的女人發生肉體上的關系,吸取她們的精華來讓你能完全的控制你的今生的「五肢」後,再與臣妾做最後的陰陽交合,那樣就能完完全全的控制你的今生,也就能完完全全的重生的。」
  「愛妃呀!你別調胃口了,快告訴朕要找那五種女人來幫朕重生呢?快告訴朕吧!」
  「皇上你別急,臣妾這就告訴你了,皇上!這五個女人分成強過男人的女強人、死了丈夫的寡婦、被丈夫冷凍的怨婦、未嘗過男人的少女及不喜歡男人的同性戀的女人,只要皇上你與這五種女人發生過關系後,在與臣妾交合之前,絕不能與陰年陰月陰日的女人交合,尤其還是白虎無毛的女人交合否則將全功盡棄,你可得勞勞的記住呀,皇上!」
  「朕會記住的愛妃!來吧!愛妃,朕現在也沒有什幺可以賞你,朕就再讓你嘗嘗欲仙欲死的滋味吧!」
  纣王話一說完後,一把打開妲己的一雙玉腿,將頭埋入了妲己的雙腿之間,舔向妲己的迷人的花蕊。
  「啊……皇上…喔……爽死臣妾了……啊……好刺激喔……皇上……臣……臣……妾快…快死了……唉唷……皇上…臣妾受不了了……快…快…上來呀皇上……臣妾需要你的龍根來肏臣妾的騷洞呀……皇上……臣妾癢死了……快來幹臣妾吧……喔……」
  「來了,來了,朕就讓你嘗嘗朕的大雞巴吧!」
  「啊……好脹啊……皇上……臣妾好滿足呀……喔……脹死臣妾的小浪穴了啦……爽死了……臣妾好……好……快活呀……啊……啊……啊……插到花心了……喔……皇上……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威猛啊……皇上……臣妾快要被你插死了……喔……皇上……」
  妲己被纣王插得胡言亂語的浪叫著,纣王被妲己的淫聲浪語激起了一股雄心萬丈的戰鬥力,更是賣力的猛插狂幹著妲己的浪穴。
  「愛妃呀……朕…朕的雞巴也被你的小浪穴夾得酥酥麻麻的,快要射出來了……喔……喔……對,就是這樣……用力的夾朕的雞巴……朕快要射精了……哇……爽死朕了啊……」
  「皇上……皇上……臣妾也快被皇上你的大雞巴給插穿了……臣妾也快射精了……皇王……快……快…用力的肏死臣妾的小浪穴吧……啊……好爽呀……臣妾…臣妾……快爽死了…啊……皇上……」
  就在兩人快要雙登極樂境界之際,突然間妲己的靈寢外響起吵雜的叫嚷聲,只聽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破了衆人的聲音,叫了起來:
  「醫生、醫生,快來呀,纣哥他的人躺在石棺上啊,你們快點過來呀……」
  (六)覺醒!
  不知道是什幺時候的事,我(商部纣)從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彷彿之中,我看到了兩個熟悉的神情(對了,那是小姜和小紅的眼神),但是我發覺他們兩人看我的眼神有些許的不同,小姜的神情是極度的興奮與雀悅,然而小紅看我的眼神卻是充滿了畏怯的神情,我不同爲何小紅爲什幺對我那幺害怕,我爲了不再讓小紅感到恐懼,于是我轉過頭去對著小姜說話了:
  「小姜,是不是我又發生了什幺事,爲什幺你那幺緊張呢?」
  「纣哥,難道你都忘了自己發生了什幺事嗎?你知不知道你又昏迷了好多天了!」
  「小姜,我不懂你到底在說什幺,我記得我之前醒的時候正和小紅……」
  正當我話還沒說完時,一旁的小紅卻插了話打斷了我的話語:
  「是啊!那時我正好在餵纣哥吃東西的時候,纣哥就在那時候變了性了,纣哥你難道給忘了嗎?」
  小紅紅著臉急急忙忙的插了這些話(我知道她是不想讓小姜知道我和她做愛的事,即然小紅不願讓小姜知道我們所發生的事,我也不揭穿了)。
  「是啊!那時候我正讓小紅餵我吃東西呢!但是後來發生了什幺事,我真的全不記得了,你們誰能告訴我,我到底發生了什幺啊!快告訴我啊!小姜!」
  我非常急燥的要著小姜告訴我發生了什幺事!
  「纣哥、纣哥,你別那幺急嘛!讓我來慢慢的講給你聽,那天我因要帶團去參觀,所以我就委託小紅來照顧你,後來這中間到底發生什幺事,就只有小紅知道,而我所知道的就是小紅來找我說你變了性了,完全變了一個人,還說你是什幺王來的,後來我覺得事情並不尋常,于是我就回我家請教我的老爹,後來經我老爹一算,說你可能被商朝的纣王給附了身,于是我就帶著醫生與小紅一起往纣王墓去找你,沒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你了,不過正當我們要將你帶回醫院之時,你卻突然的醒了過來,然後真的像小紅說的一樣,你真的轉了性了,像一頭抓了狂的怒獅一樣,口中叫嚷著說著我們打擾了你和你的什幺愛妃的好事,說什幺要將我們淩遲處死的,當時你的神情說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呀!幸好後來我沖到了你的面前,你看到我後,突然的叫我大叫著我老祖宗的名字,你知道嗎!後來我發了好多的氣力及拿出了我老爹給我的鎮魂符,這才能將你給制住帶回來醫院的,直到你現在醒了過來爲止,纣哥,你難道真得不記得了嗎?」
  聽完了小姜的話後,我不禁的陷入回想中,慢慢的我好像記起了什幺似的,于是我也漸漸的回到了先前所遺忘的記憶中了……
  **********************************************************************
  「皇上……皇上……臣妾……臣妾…我不行了……喔……臣妾快死了……快爽死了啊……啊……不行了……」
  「愛……愛妃……朕…朕……要…要……出來了……快…快……快夾緊一點……喔……出來了……哈……哈……爽死朕了……」
  纣王與妲己正享受著性愛後的喜悅之時,墓外的吵雜聲,由外而內的傳了進來,這時的妲己立刻的推醒了纣王,對著纣王急忙的說:
  「皇上、皇上你醒一醒呀!外面來了一群來找你前生的人呀!你快點回到你的前生身體裏去,否則將功盡棄了,皇上,快一點遲了就來不及了,喔!對了,皇上,你目前的況狀不宜與來人力拼,記得如果你可以逃的了就逃,逃不走,你就暫時委屈的躲入你的今生有左腦內暫存著,再找適當的時機再出來,趕快我現在就教你如何進入你前生身體之法與控制之法,皇上你可得把它記住喔!」
  正當妲己在教纣王法術之時,另一方面墓外也出現了一群人,這時一名穿著一身白衣的人開了口:
  「小姜同志,你的朋友,人正趴在妲己的石棺上呢!你快過來瞧瞧呀!」
  白衣人話一說完,一轉身,卻發現了原趴在石棺上的人,正站在他的身後,滿臉怒氣騰騰的對著他大吼:
  「來者何人,竟敢來此打擾本王與我的愛妃的歡愉時刻,本王將你們這群人全部淩遲處死,呀……」
  「救、救命啊,小姜同志,你的朋友發瘋了,唉唷!殺人了,救命啊!」
  白衣人被(纣王)劈了一掌,飛了出去,正好落到了,後面進來的人面前,哇哇的叫著:
  「哪裏逃,本王要將你們這些人,全部殺光,呀……殺…殺……殺……」
  (纣王)怒氣騰騰的的殺了過來,就在這時,小姜沖了上前,擋在所有人之前,對著我(纣王)說了話:
  「纣哥、纣哥,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小姜啊?」
  「你……你……姜子牙,你……你也還沒死,然道你……你也和本王一樣重生了,啊……天呀!爲什幺,爲什幺,即然你要本王重生,爲何還要讓姜子牙重生來與本王作對呀!老天爺,你告訴我啊……!」
  (纣王)見著了小姜之後,像老鼠見到貓一樣,往後直退,整個人像一個瘋子一樣,口中直嘟嚷的說著一些奇怪的話。這時的小姜見機不可失,立即的拿出他老爹給他的鎮魂符,直往(纣王)頭上貼去,就在這時,發了狂的(纣王)耳邊響起了妲己的聲音:
  「皇上……皇上,你醒一醒啊!趕快把自己的靈體躲入你今生的左腦裏去,否則就前功盡棄了呀!皇上!」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纣王)總算被妲己的聲音給叫醒了過來,眼見鎮魂符將臨頭罩上,立時運起了妲己所教的入竅之法,頓時將自己的靈體鑽入了(商部纣)的左腦後之後,也失去了知覺了!
  **********************************************************************
  就在這時,小姜見我回想,想的滿頭是汗,于是開了口將我從回憶中喚了回來:
  「纣哥、纣哥,你看你想的滿頭是汗的,你就別再想了,只要你現在平平安安的就好了不是嗎?喔對了!你台灣的老板有打電話過來問你的況狀如何,我爲了不讓你的老板爲你擔心,所以我就自作主張的對你老板說你的情況良好,很快就可以回台灣了,因爲我也想到纣哥你如果一直的待在這裏不知又會再發生什幺事,爲了你的安全,我也幫你定了明天回台灣的機票了,雖然很舍不得你離開,但是爲了你的安全,我也只好割舍這份離別之情了,希望纣哥你情況好些之時,記得回來看看我這個小姜,我就很高興了。」
  聽完了小姜的這一番話後,我也覺得心頭一陣心酸,但卻不知如何開口說,只有漠漠的感受這個難得的情份,我知道我永遠也忘不了這個朋友了。
  (七)別離!
  忍著別離的心痛,揮別了這段奇怪的旅程,我終于回到了台灣,依照以往的習慣,抵達了入境的大廳,我會立即的打個電話跟老板報個平安,但是這次卻無法與老板說半句話(因爲接聽電話的人告訴我老板要我先回家休一個禮拜後再回公司報到,其余的一句話也沒說),如果是在過去的話我一定會問了明白,但經曆了大陸的這次奇怪經驗後,我也見怪不怪的入了境,直奔自己的小蝸居了。
  回到了自己的小蝸居,還是一樣的乾淨舒適,因爲我有請了一位隔璧的大嬸定期的幫我打掃房子(因爲我常出國,如果沒人打掃的話,我的家可能每次一回來就成了蜘蛛的家了),回到了家後,反正既然是老板要我休息,那我就好好的給它休息吧!于是洗完了澡之後,馬上的就在床上躺平了。
  但是奇怪的事又發生了,我不記得我到底躺了幾天幾夜,因爲我又做了許許多多的奇怪的夢,我夢見了我整個人好像被完全重組似的,我的體型好像整個被撐開一般,原本平凡無實的體格,變成了一具如健美先生一般的虎背熊腰,而不怎幺吸引女人的臉,變得白淨英挺,是一張女人一看上就會愛上的臉。更誇張的是我竟然夢見了,我胯下之物竟長大了許多,整整的長大了二十余吋之多,有如叁歲幼兒之手臂之粗壯,但更奇怪的是從來不曾作過春夢的我,在夢境之中,一直的夢著五個不同的女人的影像,如真似幻的,而腦際中一直不斷的有一個聲音一直的告訴我說:「去找她們、去找她們」這句話一直不斷的在我腦中重複的說著,一直到我被床頭的電話聲給吵了起來,這才發現所有的一切完全是在做夢。
  然而由電話那頭所傳來的音是我都未聽過的聲音,但因爲來者的聲音實在太好聽了,我也不怪她打話來吵醒我,後來才知道,這個要人是老板的祕書,她之所以會打電話來是因爲我今來沒去上班,老板要她打來問我有什幺事給擔擱了,聽她這幺一說後,我才發覺,我竟然睡了整整一個禮拜了。于是我趕忙向她說明後,告訴她我立即會趕去公司報到後,立即的起了床,沖向浴室後,我又被鏡中所看到的景像給嚇了一跳,是我嗎?中所出現的影除了依悉的樣貌外,我整個人真了如夢境一般,變了人了,雖然自己被眼前的影像給嚇到了,但是爲爭取時間我也沒時間想太多了,急忙的清洗一下即沖出了門往公司而去了。
  到了公司後,說實在的,今天對我來說真的又是奇異的一天,除了自己變了樣,連公司也變了樣了,原來是一間不怎幺樣顯眼的旅行社的門面與招牌,也改變了許多,門面了又寬又大,招牌也變大了許多,最主要的是公司裏面多了許多的莺莺燕燕的從未見過的女同事(如果不是老同事美美出來叫我,我也不知道公司變得那幺多)。
  與美美進了公司後,我發現了許多不一樣的眼神,我可以感覺的出來,那是一種女人對漂亮好看的男人品頭論足的眼神,就連走在我前頭的美美也不時的回過頭來偷偷的看我,一直走到了老板的辦公室前,這些眼光才稍減一些,我整理了一下儀容敲了敲老板的門,只聽一個很好聽的女人聲,叫我進去,于是我開了門入內後,又是一個驚奇,因爲出現在我眼前的竟是一位雍容華貴、豔驚四座、兩眼充滿智慧的女人,看的我目不暇己。
  「她是誰呢?」我自己心中也出了這個問號,難道我出國這段時間,公司全改朝換代了?全公司除了我這個男人外,看不到別的男人,難道今天叫我來的目的是要叫我「走路」嗎?正當我陷入思考之際,眼前的美女開了口對我說話了:「你是商部纣?」
  「是的!」
  「你從剛剛進了公司的大門後,一定有注意到公司變了好多,對吧!」
  「是的,公司由裏到外,除了門面的變化以外,連同事也多了好多,但也少了好多。」
  「我知道你所說的是什幺,對了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郝薔」,是你的新上司,外面的同事除了女的之外,其余的男同事全被你之前的老板「甄梅雍」
  給帶走了,原本我的公司只想用女性做事,但是不知爲什幺,我會要你來見我,也許是你過去的工作資曆讓我對你另眼相看吧!當然如果你不想繼續做的話我也不會強迫你留下來的,當然我也會給你一筆可觀的資遣費,讓你可以另外的去找工作。」
  正當我要回答之際,我的腦海中又響起了一聲聲的「留下來、留下來」的話語,我便不由自主的說了「我願意留下來的」這句話,但當我說完這句話後,我的新老板眼中突然的亮了一下(是我的幻覺嗎?)。
  「那太好了,不過既然你願意留下來,在穿著上可不能太隨便(我今天穿的是牛仔便裝,因爲急的趕過來,所以就隨便穿穿了),等一下我會叫珍珍陪你去買幾件衣服,費用由公司出,你應該會想信珍珍的眼光吧!你們是老同事了,應該比我更了解她的眼光吧?」
  沒錯,珍珍的眼光的確很不錯,但是可惜是,她目前還文君新寡中,因爲她的老公也是我的同事,他們也是在這家旅行社相識相知到結合,當時羨煞了所有人,記得當時們結婚時,我才剛到公司沒多久,我因和他的老公私交不錯,當時我還當了他們的伴郎,在他們婚後我這個同事每天被珍珍打扮的像雅痞似的,看得我這個單身漢當時都想找個女人來結婚,沒想到,世事多變,珍珍的老一認帶團去日本名古屋,不幸飛機失了事,珍珍也因些守了寡了,後來珍珍跟老板請了一個長假後,就再也沒有再看過她了。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開來,好久不見的珍珍走進來,她依舊如往日般美麗動人,唯獨少了一股活力,也許她仍無法忘懷她老公離去的事實吧!
  珍珍向我點個頭打過招呼後,即走向老板桌前,兩個女人不知談些什幺,我不便去聽,只是偶而的聽到了兩人的莺莺笑語,不久之後,珍珍走到了我的面前對我說了一些話,我即告別了,我的新老板,跟著珍珍而去了!
  (八)一個沒了老公的女人!
  跟著珍珍走出了老板的辦公室外之後,我又感受到了之前的那些眼光,反正以後也會在此上班,我想也不必刻意的裝作沒看到,于是我便開始看一看這新公司的同事。哇!乖乖!這裏是美人國嗎?這裏的同事好像是經過精挑細選出來的美人胚子,真的讓我看得眼花了亂,就在這時一旁的珍珍給了我一個白眼,這才使我回了本性,急忙的跟在珍珍的後面,就在快到門口之時,由左邊走來了一位辣妹型的女同事,哇!又是讓我的眼睛轉不開的美女,只見她的上身是一件快要裝不下她胸前巨波的小可愛的上衣,下身是緊的讓人想入非非的緊身褲,看的我胯下的夥記都快破褲而出了,幸好當時的糗狀沒被珍珍和這個辣妹看到,否則以後怎幺在這裏混下去,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只聽珍珍她們兩人聊起天來了:
  「嗨!珍珍!又要出公差了嗎?後面這個帥哥,你怎幺不介紹一下呢?」
  「別開玩笑了!華姿美!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商部纣先生,原本是舊公司最紅的超級導遊,這次被老板挖角過來,繼續爲我們公司工作,老板叫我帶他買衣服的,對了!叫我有什幺事嗎?」
  「也沒什幺事啦!只是要和你討論一下,下個禮拜的日本團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就在這位花同事講完她的來意時,我隱約的看到了珍珍的眼光中閃過一絲絲的哀怨神釆,就在珍珍尚未回答之時,這個辣妹轉過頭來對我打了聲招呼:
  「嗨!帥哥!我叫華姿美,公司的同事都叫我「花癡妹」,因爲我只要看見長的帥一點的男人,我都會想辦法把他給吃掉,小心喔!你可能是我下一個目標喔!嘻!嘻!」(乖乖!現在的女人都那幺前衛嗎?當著男人的面前告訴他要把他吃掉,這是什幺世界呀!)
  就在我不知如何回答之際,珍珍開了口了:
  「花癡妹!你不要嚇了人家了,如果你害他明天不敢來上班,我可是會被老板答K死的,好了,現在我們要出去了,等我回來時再跟你討論細節吧!」于是珍珍拉了我的手,急急忙忙的出了門了。
  夜慕低垂了,我和珍珍不知逛了多少家百貨公司,珍珍的眼光真的不賴,雖然只買了五套衣服,但這五套絕對是萬中之選,爲了感謝珍珍如此辛勞的陪我買衣服,我也邀請了珍珍一起共進晚餐。
  「口味還不錯吧!珍珍!我自己常常來這裏吃東西,所以爲了要謝謝你那幺辛勞的陪我買衣服,所以我就自做主張的帶你來這家最好吃的餐廳來吃飯。好吃嗎?」
  「謝謝!這家餐廳的東西,真的很好吃,其實你也不必謝我什幺,我只是奉老板之令,陪你買衣服,一點功勞也沒有,還要讓你破費請我吃東西,實在很不好意思。」
  「謝謝你是應該的,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就算不爲了這件事,老朋友相逢一起吃個飯也是不錯的不是嗎?對了好久不見了,好嗎?真的很高興能再見到你,我們也將近快一年沒見了不是嗎?」
  「是的!我們好久不見了,不過改變最大的是你,這次如果不是老板跟我說你是商部纣,我還真認不出你來了,好奇怪喔!你怎幺會改變如此的多呢?你變得又高又壯,而且變得如此得英俊拔,而且又留了一頭烏黑的長發,真得變得不一樣了,像你現在這個樣子,公司裏的一群女色鬼,可能會對你發動攻擊的喔!你可得小心一點!」
  「我真的變很多嗎?珍珍!我一點也不覺得,不過倒是你變得更美,更有女人味了,你說公司的同事會對我採取攻勢,我有那幺迷人嗎?如果是你,你會不會也對我採取攻勢呢?(我半開著玩笑的對著珍珍說)喔!對了,很高興的又見你回來上班了,我一直很擔心你,卻又不知如何來安慰你,自從你離開後,一下子讓我失去了兩個最好的朋友,一時之間還真不習慣,後來我有去你家看你,可是你卻搬了家了,這次能再見到你我真的好高興!」
  珍珍看我如何的高興,也不願來打破這個美好的氣氛,但我看得出來珍珍還是無法走出喪夫之痛的夢魇,看到她這個樣子,不知爲什幺我的心感到一陣陣的痛楚,好想將她擁入懷裏,好好的安慰她一下,就在這時珍珍開口說話了:
  「其實,你的新老板是我大學的同學,這次會回來上班,也是應她所求,因爲她不願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所以我就被拉來上班了。」
  雖然珍珍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了話題,但是她那幽幽落寞的神情,看得我好心疼。
  「苦了你了,珍珍!如果我能讓你走出傷痛,給你歡樂的話,即使少活了幾年,我都願意。」
  我不知不覺的說了這些話後,才暗自責怪自己太口無遮欄,沒想到,珍珍聽了我的話後一點也沒責怪我的意思,反而對我說:
  「你難道不計較我這個死了老公的寡婦嗎?你知道嗎?他的父母都說是我害死了他們的兒子,說我是個掃把星,剋死了他,我真的是個掃把星嗎?我也不想看到他出事的啊!如果能讓活回來,就算叫我離開他我也會願意的,只要他能活回來,嗚……嗚……」
  珍珍說著說著就雙眼淚留直下,泣不成聲的,于是我趕忙的結了帳,帶著珍珍離開了餐廳。
  就這樣我送了珍珍回家,一路上我們幾乎沒有交談過,一直到了珍珍的家門口前,珍珍這時開了口了:
  「阿纣,我不要一個人回家,我受夠了一個人寂寞的過日子,求求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珍珍近似哀求的拜託我留下來陪她,看到她這幺可憐的樣子,我又怎幺忍的下心來不理她呢?于是我便和珍珍一起進入屋子了。
  我和珍珍進入屋子之後,在我關了門那一刹那,珍珍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雙手抱住我的頸項,哀柔中帶著誘惑的對我呢喃的說:
  「阿纣,抱我,讓我忘了阿國(珍珍死去的老公名字)。」
  到了這個時候,我也無法再控制自己的情欲,雙手緊緊的擁抱著珍珍,瘋狂吻著珍珍,我倆一路的吻的天昏地暗,如入無人之境,倆人的衣物,延著客廳直散至珍珍的閨房內,我倆身上已身無寸縷了,我望著躺在床上的珍珍,細看著她身上每一吋肌膚,有如維納斯一般雪白細致的肌膚,搭配著一對40吋大小的乳房,纖細的小蠻腰下的神祕地帶微微的張著,好像是對著我說:「來吧,來吧,來吃我吧!」
  面對著如此大的誘惑,我再也不要浪費時間了,我絕定要細細品嘗這人間的美味,我開始吻著珍珍的頸部,一吋一吋的由上往下的又吸又吻的吻到了珍珍胸前碩大的乳房,又抓又揉,吸吻的讓珍珍狂扭著身體滿直嚷著受不了了,一手抓住了我胯下的龐然大物,低下頭去對著我的老二又吸又吞的,就像小孩見到了糖似的愛不釋手。而我也不願讓珍珍有所遺憾,我倆就以69之勢,相互舔弄著雙方的性器,哇!真是人間美味啊!由珍珍的小穴所流出的淫液如瓊漿一般,讓我大飽口福,而我那根雞巴也被珍珍吸的又酥又麻的爽呆了。就在這時,珍珍松了口,翻身將我壓倒在床上,握住了我的雞巴對准她那已濕淋淋的肉穴坐了下來。
  「喔……喔……挺到底了,好爽啊!……好久沒有嘗過這種美好的滋味了,阿纣……阿纣……我的大雞巴親哥哥……珍珍……好好久沒那幺爽過了……啊…啊……好大的雞巴呀……比阿國的又大又粗,幹得我好爽呀……我的好纣哥……喔……哦……」
  「珍……我的好浪穴……肉寶貝……哥哥我的雞巴也…也被浪穴妹妹你夾著爽死了……喔……對……對……我的好妹子……用力一點夾……讓哥哥我的雞巴又酥爽……喔……對……對……就是這個樣……哇……爽啊……」
  珍珍的穴真得是緊的沒話說,有如處女的穴一般,夾的我幾乎爽上天了,爲了讓珍珍達到更大的快感,我一把抱起了珍珍的臀部,狂抽猛幹了起來。
  「啊……啊……好刺激啊……喔……插進花心裏去了……哦……嗯……纣哥……我的好愛人……我的雞巴親親好愛人……浪穴妹妹被…被你肏得爽死了……唉唷……爽死了……好哥哥……妹妹的浪穴……穴……被你插穿了……喔……妹妹快…快……死了……快上天了……啊……纣哥哥……纣哥……我不行了……哦……哦……死了……纣哥……」
  「珍妹……珍……我的好妹子……哥哥……我也快射精了……喔……好妹妹…我的浪穴愛人……纣哥哥……我也要射出來了,我們一起出來吧……啊……」
  忽然這在這個時候,我胯下的雞巴由于感受到珍珍穴內所射出的熱流,龜頭前的馬眼,這時像小孩吸奶般一樣,把珍珍穴內所射出來的陰精吸的一滴不剩,也吸得讓我和珍珍倆人,不醒人事的昏了過去了……

无码中出不卡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