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久久国产成人亚洲精品影院老金穿越之九尾天狐 1-5

精彩内容:

一、逆穿越

  疼!好疼!骨頭似乎斷掉了!

  一個皮膚白皙留著長發的娟秀女孩兒被疼醒,皺著眉頭,支起身子張望著。
先是一楞,而後臉上爬滿了喜悅。

  這個少女正躺在高速路的邊上,旁邊是傾倒的大客車,四周一邊狼藉,可以
說是很慘烈,痛苦的呻吟聲接連不斷。

  雖然這個少女渾身是血,但是她的內心卻是異常喜悅,甚至可以說是狂喜。

  「我剛剛不是還是在轅門外等待被斬首。雖然,用魅術迷惑了雷震子、楊戬
等人,無奈姜子牙這個老混蛋居然對我的魅術免疫,毫不憐香惜玉,用一個寶葫
蘆取了我的性命。」

  「這裏也不是陰曹地府啊?!這是哪?我怎幺會在這?」

  「這不是我穿越成妲己之前,去牧野市號稱高考工廠的雲頂中學讀高叁的路
上嗎?!」

  「天吶!莫非?!」

  嶽思盈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好疼!」

  「這不是夢!而且這觸感,就是我原來實實在在的身體!」

  「太好了!我又回來了!」

  嶽思盈興奮地跳了起來!不想,卻昏了過去。

  想想也是,因爲車禍受傷失血,都已經把衣服都染紅了,再這樣興奮地亂蹦
亂跳,還有個好?!

  嶽思盈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醫院的床上。四周一片白。

  這次小姑娘有記性了,雖然心裏依舊是高興地不知道如何好,但也只是笑著。

  「我沒有死。我又回來了。那我穿越成爲妲己的事,是真的?還是就是一場
夢?一場因爲車禍,腦子被碰撞産生的錯覺?」

  「但是,作爲妲己的記憶好真實啊。幾乎記得每一個細節。從一只小狐貍開
始,由姥姥帶著我開始修行。開始修出兩尾、叁尾,直到成爲九尾自尊的存在。」

  「後來被女娲娘娘看中,成爲娘娘殿前的護法。」

  「纣王大膽,公然在娘娘店內留淫詩,觸怒了娘娘。娘娘盛怒,派我等姐妹
去霍亂纣王的江山。」

  「我們按照娘娘的指示,完成了任務。卻被送上了斷頭台。」

  「說我們禍害忠良。試問,如果不釜底抽薪,斷掉商朝的中流砥柱,又如何
毀掉他纣王的江山。不過是狡兔死走狗烹罷了。」

  「穿越成妲己時,說學的修行心法還曆曆在目,清晰地記載腦子裏。等有時
間修煉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夢了。」

  「雖然,還沒有驗證,但是,我相信是真的。因爲,之前的我是只知道學習
的乖寶寶,更是不知道修行爲何物,道家的修行功法從未聽聞。我就是在撞壞了
腦子,也不可能在腦子裏多出那幺多匪夷所思的東西。」

  「更何況,我這具身體還是處子。但是,腦子裏和纣王的纏綿悱恻,是那幺
的真切。纣王的剛猛、威武、持久,都不是我這處子身體該有的體驗吧。」

  嶽思盈在慢慢回憶自己作爲妲己的記憶時,漸漸發現,迷惑纣王以後,自己
也墮落了。修行越來越不刻苦,安于享樂,最後甚至把修行都荒廢了。

  要不是這樣,以自己貴爲帝後的身份,修行用了靈藥、靈石不是揮之即來嘛。
要不然,也不會到最後,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要不說呢,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穿越回來的自己,可不能把以後的時間再荒廢掉了。

  活著才是最重要的。而活著的保障,就是力量。其他的一切都是過眼雲煙。
沒有足夠強大的自保能力,是你的也不是你的,就是性命本身也是如此。

  在嶽思盈不自知的情況下,一顆堅毅穩固,穩如泰山的道心在她的心中生成。

  嶽思盈嘗試著用內視法,內管自身的狀態。內視法居然真的被催動了。但是,
也發現,作爲妲己時的那一股傲視群妖的妖力無影無蹤。想想也是,自己那副妲
己的身體,早已在幾千年前隕落在姜子牙的手上。

  不過,還是有好消息的,自己的精神力異常強大。這也是自己能夠催動內視
法的原因。

  是啊!嶽思盈是靈魂穿越。理所當然的,靈魂上的修爲——精神力,隨著穿
越會了,也跟著回來了。

  不要小瞧這精神力。可是在修行中的關鍵點上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精神力
強大的人,意誌堅定,修行起來更容易心無雜念。在破關突破的時候,就更少收
外物、心魔的影響。境界提升更容易。

  簡單點說,精神力越強大,就像遊戲裏升裝備的祝福值越大一樣,更容易提
升。

  「看來自己要重頭修起了。」,嶽思盈撅嘴,看著天花板,思索起來。

  「我這是回歸了,還是姜子牙將我的靈魂拘禁在環境之中?」

  「不太可能。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別說是姜子牙,就是女娲娘娘親子設的,
我也能感知得到,只是出不起罷了。這真是和虛幻的分別,但凡感知過的人,都
會體會到其中的微妙差別。」

  「現如今,我的體內沒有一絲法力,甚至這身體也沒有強化過,就是一具平
常人的身體。唯一的好處,就是還是處女之身,原陰未泄。在築基之前,不破身,
修行起來,會省去很多時間。」

  「打好基礎之後,再行差補,即可一日千裏了。」

  「雖然,身爲妲己已經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但是,那一身絕世的妖力,也是
自己努力修行得來的呀!更不要說,那不知多少用慣的法寶、道器,通通沒有了。
如今,這樣勃然一身,怎幺都覺得好淒涼。」

  「不過,轉念想想,那些種種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嗎?!自己奇迹一般的穿越
回來,這就是最大的幸運。修爲也好,法器也吧,都是身外之物,都是可以慢慢
積累的。」

  嶽思盈如此想著,臉上的沮喪褪去,開心的笑了起來。

  「作爲妲己的時候,是妖精,是畜生身,修行起來異常緩慢。如今得回人身,
而且保留了強大的精神力。只要我努力修行,一定會重回原來的境界。」

  「不!要超越原來的境界,修成仙身。」

  嶽思盈嘴角微微上揚,眼神如一對兒利刃攝像窗外,瞳孔裏似乎有幽曳紫色
火苗。

  嶽思盈擡手掐算了一下,搖頭笑道。

  「雖然自己現在沒有法力,只能掐算一個很模糊的大概。但是,……」

  「還真是多虧了自己曾經穿越成爲妲己,要不然自己的未來還真是夠慘的。
用一句話『家破人亡』就可以概括了。」

  「既然自己有了這一身的本事,就不能任由別人傷害我,傷害我的家人。想
要欺辱我,我看是誰欺辱誰?!」

  「什幺女娲娘娘,什幺姜子牙,我現在是惹不起。但是,一群凡人,如果敢
來欺負我,就摸怪我把你們當出氣筒。」

  「爸爸、媽媽、大白兔哥哥,以前是你們一直守護著盈盈。以後,你們就由
盈盈來守護吧!」

  「敢于傷害你們的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我會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讓他
屍骨無存!」

  嶽思盈目光堅毅的望向遠方。


                ****************


  嶽思盈出生在荊州市雲陽縣內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小家庭。

  但是,實際上呢,這個家庭一點也不普通,夫妻雙方的背景都很顯赫。

  嶽思盈的爸爸嶽遠華是帝都一個家族的長房長孫,曾經的家族繼承人。

  嶽思盈的母親李雲梅是漢東省汝南市人。

  無論是帝都嶽家,還是汝南李家,在華夏,都是不可小觑的存在。

  原本嶽思盈的爸爸嶽遠華是有婚約在身的,而且是指腹爲婚。嶽遠華也與他
的未婚妻相處融洽,只等大學畢業接管家族事務以後,就結婚。

  但是,誰料,在大學裏嶽遠華遇上了嶽思盈的母親李雲梅,兩人一見如故,
很快墜入愛河。但是啊,大家族的家風、長輩的權威怎容挑戰。何況是帝都嶽家
這樣的名門望族。

  很自然的,兩人的愛情沒有得到祝福,而是暴風驟雨一般的阻撓、迫害。嶽
思盈的爺爺甚至威脅自己的兒子嶽遠華,要斷絕父子關系。

  嶽遠華不但沒有被嚇住,而是毅然斷了和家族的往來,以及家裏給與的一切。
畢業以後,呆著自己心愛的人李雲梅離開了帝都,回到漢東,兩人正式結婚。

  而李雲梅也是個要強的女人,他爲了證明老公當年選擇自己是正確的,沒有
留在家族所在的汝南,而是去了荊州市雲陽縣,憑自己的本事,一步一個腳印幹
起。

  李雲梅一幹就是將近二十年,沒有動用過身後家族的力量,完全憑借著自己
的實力坐到了市教育局局長的位置上。但是啊,就算她如此的努力,和帝都嶽家,
還是猶如螞蟻與大象一般。

  大家族的人,眼裏更多的是利益。親情?!那似乎是用來連接利益的工具罷
了。

  就像當年,嶽思盈出生的時候,嶽思盈的爺爺想要看看孫女。于是夫妻倆帶
著女兒回帝都。兩人滿心歡喜,以爲嶽家這邊會態度好轉起來。

  但是,等待他們的是冰天雪地。

  雖然李雲梅在努力的向上爬,但是,在嶽家人看來,依舊是個農婦一樣的存
在。就是想攀上嶽家這個高枝野雞變鳳凰。

  嶽遠華當年毀掉老輩定下的婚約,讓他們嶽家在帝都丟盡了顔面。而且,還
因爲沒有聯姻成功,還損失掉大量的資源。

  所以,嶽思盈從小就沒有把自己當做帝都嶽家的人。有時候,她甚至討厭自
己的姓。

  想了許久,嶽思盈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嘴角一絲狡黠的微笑。

  「我的本家,帝都嶽家。如果是穿越前的我,只有無可奈何的份。但是,現
在的我……」

  「那就話是怎幺說的來這?對了,莫欺少年窮!」

  「帝都嶽家,你們等著。帶我恢複修爲以後,你們給與我父母的,我會百倍
償還。」

  「從前你們搭帶不理,以後讓你們高攀不起!」



              二、開始修行


  嶽思盈終于可以下床走路了。

  其實,她的傷是沒有什麽大礙的。既沒有傷到骨頭,也沒有腦震蕩之類的器
官受損。就是撞擊中撞破了頭,割破了大腿的經脈。

  這些對于嶽思盈都是是小事,只要她的經脈沒有因此受損。那樣會影響以後
的修行。雖然,也可以靜養配合藥物恢複,但是,受過傷的經脈就像一個定時炸
彈,在突破或者危機時刻,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既然可以走動了,那麽現在嶽思盈最著急的事,就是修行。

  與作爲妖狐的時候不同,人類的壽面只有百年。就是築基,金丹,元嬰,化
神這樣的修爲,與妖族同等級比起來,多出來的壽命也是有限的。

  而此時的嶽思盈已經十七歲了。也就是說她的百年壽元已經空度過十七年了,
空度了六分之一。想想就恐怖。

  「我要立即開始修行!」嶽思盈如是想著。

  人的修行她是不大清楚的。嶽思盈作爲妖狐的時候,從塗山姥姥那裏學來的
修真心法講修行分成十四各階段:鍛體、練氣、築基、開光、融合、心動、靈寂、
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

  她的老師塗山姥姥當年已是五千年的高壽,修到合體期。當年要是能尋得師
父出上,纣王和她也不會是那樣的結局。只可惜,自從她入朝以後,就沒有再見
到過師父。

  「不知道師父是不是渡劫以後飛升了呢?別因爲自己的原因被連累了就好。」

  雖然現世流傳的《封神榜》在結尾講死去的人都封做神仙鎮守一方。但是嶽
思盈知道,這不過是後人意淫杜撰的罷了。她親眼看著一個又一個的生命終結,
就連靈魂都破碎,彌散在天地間。更是有幾位封神榜上的大人物,是被她結果,
把靈魂吸入自己體內增強自己的法力。就這樣,那什麽封神,開什麽國際玩笑。

  神話來源于愚昧。修真是生靈對世界的探索。

  人不是女娲娘娘用土捏出來的。天地也不是盤古砍出來的。刮風下雨更不是
龍王調節的。

  遠古時期,那是修真的天堂,靈氣濃郁,天地精華唾手可得。在築基以後基
本上就可以不需要吃飯,靠吸收的天地精華維持生命綽綽有余。這也造成了修真
者井噴式的出現。也間接促使慘叫和街角的勢力爭鬥。

  再看看現如今的世界。還真是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要不是嶽思盈穿越過,
也不是知道現在的世界有多麽糟糕。現在的地球,森林被大面積砍伐,到處都是
汙染,地表的靈氣幾近枯竭,根本不適合修行。

  「要不是我修行的功法可以直接吸收月華的陰氣,想要築基還不得叁、五十
年呀!」,

  「但是築基以後,再只是依靠于月華的靈氣就不行了,那點靈氣太少了。要
麽尋找天地寶材,如百年山參、千年靈芝、萬年太歲等靈植,或者是靈石。要麽
就是獵取生靈,如獸丹、靈角什麽的。當然,對于狐族功法來說,最快的,莫過
于直接吸取男人身上的陽氣。」

  嶽思盈想著,無奈著搖著頭。也慶幸于自己獨特的塗山狐族功法。

  午夜,趁著護士小姐打瞌睡的時候,嶽思盈溜上了天台。

  月光流散。嶽思盈面對著月亮盤腿坐下,感受著月華中的陰柔靈氣,將靈氣
引導到丹田裏,儲存起來。

  在她努力吸收月華的時候,天地間稀薄的靈氣也絲絲縷縷的進入她的身體。
她能分辨的出來,那裏有點點過去大能修行者留下的氣息。但是,都太過古老。

  「難道,自商末的那場大戰以後,衆修行者都逐漸隕落了?」

  「不能吧?!」

  「會不會是劫後余生的大神們,在修行環境日益惡劣的情況下,選擇了離開
地球,飛升其他世界了?」

  「就自己現在的觀感來看,附近百余裏的範圍內,感受不到靈氣的異常波動。
也就是說,這個範圍內,沒有築基以上修行者的存在。」

  「我不會是這地球上唯一的修行者了吧?」

  嶽思盈這樣想著,隨即又搖頭,覺得自己的想法可笑。

  「修行的法門,本就是先人們通過不斷地探索總結出來的。就算是現在靈氣
在枯寂,古修行的心法斷了傳承,人們還是會重新嘗試總結的呀。只是,想要再
回過去那樣的巅峰,不知道需要多少的世紀啊!」

  嶽思盈的初次采集月華所獲得的額外信息,稍加分析他便知道這意味著什麽。
只要它能夠築基,便是強大的存在,至少是這方圓百裏。待她稍加修行,進入金
丹境界,就很有可能成爲地球這個世界的強者。就像當年女娲娘娘的存在一樣。

  之前嶽思盈還有些在意占蔔到的壞的未來。但是,以上分析可知,不要說自
己修到金丹境界,就是練氣期就可以應付任何冷兵器。等到了築基甚至開光期,
對付一般的手槍、機槍這些簡單的熱兵器也是可以的。

  「所以,只要我成功築基,保護家人的安全,爲他們遮風擋雨,趨吉避兇,
就不再話下。」

  其實,鍛體和練氣雖然作爲修行的最初兩個階段。但是,只有築基了的人,
才能稱爲修士。前面兩個階段不過是爲了築基更好的打基礎罷了。

  「鍛體和練氣雖然是兩個階段,但是其實,一個修的是性,一個修的是命。
是可以同時進行,甚至調換順序的。我這幾天身體還沒有回複,就先練氣吧。」

  月亮在天空中慢慢的畫著弧線,最後,隱落在山間。太陽從東邊冉冉升起。

  嶽思盈收功起身。她忙內視自己的丹田。這可是她回歸本體,在這個世界,
第一次行氣啊!

  丹田裏不再是空空如也,而是霧氣缭繞微微泛著陰柔的光,就像月暈一般。
雖然朦朦胧胧,但卻凝兒不散。

  天哪!只一個晚上,她嶽思盈就已經是練氣一層。照這樣下去,不用一個月
就可以築基了!

  「但是,這樣一來,她要趕快找到一個靈氣濃郁的所在,或者,弄些能提供
大量靈氣的靈物來。要不然,築基以後的境界提升就會慢如牛啊!」

  「如果能找到哪位上古大神的洞府,利用裏面遺留的法陣和靈藥,十年內突
破金丹都不是問題。」

  嶽思盈這樣想著,不過轉念又無奈的笑道:「現在又有什麽好地方是旅遊局
沒有注意到,沒有開發出來的?以現在這樣的大興土木,還會留下什麽?是自己
想多了呀!」

  嶽思盈剛回到病床上,電話就響起來。

  「盈盈啊!到雲頂中學了吧。怎麽不給爸爸來個電話呢?讓爸爸擔心你,昨
天一晚的沒睡好覺。做夢說你遇車禍了,渾身都是血啊!都把我給嚇醒了。心髒
病差點都嚇出來了!「

  嶽思盈無奈地撇了撇嘴,心道:「爸爸呀,你那不是做夢,那是心靈感應。」

  但是嘴上可沒這麽說:「爸爸,你就不要擔心我了。我已經到牧野了,現在
住在旅店,正在找房子。明天就去學校報道。不行的話呢,就先住在學校的宿舍。」

  「盈盈啊!還記得我和你說的吳叔叔嘛。要不你就先住到他們家吧。你吳叔
叔和爸爸是大學時最好的哥們。絕對沒有問題的。」

  「爸!吳叔叔家是個男孩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個女孩子家很不方便的。」

  「盈盈住在外面,爸爸更不放心啊!而且,吳叔叔家的男孩兒叫吳亦凡,成
績很優秀的。你們將來都是要接手各自爸爸的公司的,趁機會認識一下,不是很
好。而且吳叔叔,也很喜歡你的。你應該還記得小時候,他有多疼你的。」

  「我可以出去住,這可是我們說好的。要不我也不會來雲頂中學讀書的。爸
爸可是商人,要守誠信的。還有,爸爸是讓我來讀書的,還是談戀愛的?」

  嶽思盈有些無奈了,爸媽這是讓她來牧野市備考的,還是來相親的。自己雖
然沒有前世妲己那樣傾國傾城的容貌,但是也是很秀麗的,爸媽是有多怕自己嫁
不出去啊?!

  「好好好!爸爸不說了!盈盈也不怪你媽媽狠心,非讓你去雲頂讀書,你的
成績你是知道的。只能最後一年搏一把了。乖女兒!就一年,挺一挺就過去了!
啊!」

  「我知道的。爸爸那麽優秀,女兒也不可以太差了。不能丟了爸爸的臉。爸
爸也要多注意身體,別太累著了。哥哥也快畢業了,有些事務就交到他手上,讓
他來辦吧。」

  「哎!苦了女兒了!有事給爸爸打電話。爸爸也會注意自己的身體的。還有,
吳叔叔不僅僅是爸爸的同學,也爸爸有生意上的往來,有事盡管去找他。能幫的,
他一定會盡力的。」

  「好的,爸爸。我知道了。爸爸放心啦,女兒會照顧好自己的。」

  「好的。可千萬不要苦了自己」

  「知道啦!」

  「那爸爸去開會了!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錢不夠就和爸爸說。」

  「嗯!」

  「……」

  「……」

  「那爸爸真的去忙了!」

  在嶽思盈的父親嶽遠華眼裏,他的寶貝女兒只是離開他兩天的時間。

  但是在嶽思盈看來,從她穿越成幼年的小狐貍,到修煉有成,到霍亂朝綱,
到被殺穿越回來,經曆的何止兩天,是整整千余年。再聽到自己父親的聲音,恍
如隔世一般,瞬間心裏是五味雜陳。

  嶽思盈強忍到爸爸挂了電話,淚水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奔湧而出,大哭了起來。

  嶽思盈嘴裏念叨著:「我回來了!我回來了!爸爸,女兒回來了!」

久久国产成人亚洲精品影院老金